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星晨乱》
星晨乱

第二卷 机甲争锋 第一百二十章 真正的强大

晨星队伍与北极熊的比赛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在众多小组出线形势都已经明朗的情况下,像E组这样还有变数的比赛开始引起了观众的兴趣。观众席上的疯狂呐喊在双方选手一亮相时,便达到了一次高潮。

身在观战区的帕琴科有些呆滞,注意力根本就没有放在比赛上,他现在正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更是担心母亲的病情。如果北极熊无法从这次比赛之中出现,那他与北极熊的合同便也会终止,这意味着那份不错的收入也会随之而去。如果这样的话,母亲高昂的治疗费用该如何解决?

“够用了,更何况他的天赋不错,如果有安希达尔进行一些指导,或许会有远超我们期待的表现。老兄,这家伙就交给你了,无比将他给我拿下。”晨星拍了拍谢诗琦的肩膀,再次做了甩手掌柜。

帕琴科是个私生子,他真的只是一个私生子。人类的星际航海进入高速发展时期之后,几个女性与统一男性组建的家庭屡见不鲜,虽然这就是母星地球时期所说的一夫多妻制,但却没有哪个国家在法律上认可这样的行为。但人总是向往更好的生活,优秀的男性身边也总是会有美女相伴,虽然法律上不认可,但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这样的行为违法。所以时至今日,有许多大家族中已经有了庶嫡之分。但帕琴科的存在却与这些人都不同,他的父亲年轻时的一夕风流让帕琴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其实也只是家族之中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对待这样一个突然降生的儿子,他并没有作为父亲的喜悦,反而是认为帕琴科是个累赘。但帕琴科却又实实在在是他的骨血,弃如敝履必定会遭至家族的惩罚。于是他花言巧语说服了帕琴科的母亲独自抚养帕琴科,单纯的女人就这样接受了不公的待遇,独自一人抚养儿子。或许是苍天有眼,帕琴科的父亲在不久之后遭遇了一场意外,更意外的是他失去了作为男人的能力,忧郁之下一命呜呼,导致了帕琴科母子后来的日子过得分外困难。好在帕琴科父亲曾经的管家知道帕琴科母子的存在,并证明了帕琴科的身份。但家族之中的长辈以来历不明为由,拒绝接纳帕琴科回归家族,只是给了帕琴科母亲一个婢女的工作,让她可以勉强糊口。

谢诗琦这次没有在言语上反驳晨星,点了点头说道:“那比赛场上就交给你了,只有真正强大的人才能让帕琴科这样的人才臣服,你可别掉链子,我这边能否成功,还需要看你的表现。”

“放心!”

帕琴科的家族在新西伯利亚星区几乎是家喻户晓,他们在机甲维修领域的独特见解一直为人津津乐道。发展至今日,这个家族已经可以算上一个庞然大物了。

场地之内,北极熊的四人在经历了短暂的迷茫之后迅速调整了心态继续前进,没有了本应吞吐火舌的机炮影响,四人操控着机甲用极短的时间便出现在了晨星面前。

“炎院的队长,你是被我们吓破胆了,准备放弃比赛吗?带着三个女人上场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为你的无能找到借口。”

粗狂的声音从一架机甲之中传出,这架机甲显然是北极熊的场上队长。

伊特格里森之星的双眼微微闪亮,晨星的声音也从机甲中传出,说道:“我想你误会了,我的队友今天都有事,一个要去谈恋爱,另一个要去解决生理问题,还有一个要与父亲见面,没时间来,只能让三位姑娘露个面,毕竟比赛要求双方选手必须够四人。可是姑娘们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打架,我这个做队长的只能勉为其难,出来收拾一下局面了。”

“哼哼,口舌之快。难道你还想要以一敌四不成?”先前说话的机甲驾驶员似乎知道自己在吵架方面不是晨星的对手,直接转移了话题。

“别这样说,要不是比赛规定不允许,我还真希望你们队伍的七个人一起上,那样或许还能引起我的兴趣。”

“你!”

伊特格里森之星摇了摇手中的长刀,晨星的声音再次从机甲中传出,说道:“吵架你肯定不行,打架或许还可以试试,赶紧动手吧,电磁风暴一会就到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话音刚落,四架北极熊的机甲便迅速将晨星包围,四只巨剑也猛地从四个方向攻向晨星。

晨星今天的比赛是带有特殊目的的,他需要让帕琴科看到自己的强大,因此言语上不断刺激北极熊的选手,为的只是让他们愤怒,继而再次出现一打四的局面。毫无疑问,晨星成功了。

与先前的比赛还留有余地不同,今天的晨星决定将自己的实力完全展现,这也注定了这四名北极熊选手的悲剧。

从四个方向攻来的长刀,进攻方式并不统一,或刺,或挑,或劈,或切,虽然看起来不够美观,可晨星知道这是围攻一人时最好的方法,这可以有效的增加目标的处理难度。北极熊这四人的这次攻击,让晨星知道了他们并不是指挥猛冲猛打的莽夫,他们只是不想听从帕琴科的指挥而已。

眼见四架北极熊机甲的攻击就要到达伊特格里森之星的身躯之上,却见伊特格里森之星的巨大身躯做出了一个双手擎刀的原地后空翻动作。就在众人还在惊讶于伊特格里森之星这个动作本身的惊艳之时,由晨星正面攻来的那架机甲脖子处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破碎,机甲内部的线路几乎全部被扯断,正刺啦刺啦的冒着电光。伊特格里森之星后空翻的动作正好躲避了对方横切一刀,并借助空翻动作顺势攻击,一记挑腿直接命中机甲下巴,将其淘汰。

可这并没有结束,晨星身体两侧的北极熊选手,分别采用了下劈与直刺的动作,这两个动作竟然也因为伊特格里森之星的后空翻而空,一柄巨剑贴着着伊特格里森之星的庞大身躯狠狠的砸落到地面上,掀起了漫天尘土飞扬。攻击落空不算什么问题,弄得尘土飞扬也无法影响机甲的性能,可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就这样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下劈机甲对面采用直刺攻击动作的另一架机甲,竟然因为用力过猛而无法及时收招,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入了下劈机甲的肩头,入肉三分。

结束了吗?并没有!从伊特格里森之星身后攻来的对手采用的是上挑的动作,而此刻的它也正面朝下爬倒在地面上。这一刻,人们才明白晨星在做出后空翻之前,双手擎刀的动作到底是为了什么。身后机甲的上挑攻击,完全被后空翻中的伊特格里森之星手中的长刀挡住,借助这股上冲的的力量,伊特格里森之星从背后机甲的头顶略过,背后空门大开的对手毫无防备的中了伊特格里森之星的双腿飞踹,结果就是以一个狗吃屎的动作爬倒在地。

整个赛场静谧的诡异,能够完全看明白过程的只有区区几人。这几人中包括了晨星的三位女性队友,此刻她们正操控着机甲,双肘拄在防御阵地的矮墙上,双手捧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还包括了唐尼,丰富的解说经验让他也看清楚了晨星的动作。当然还有在休息区观看比赛的陈超,司徒夜阑与曲延,他们并没有像晨星所说一般各自有事,那只是为了激怒对手的手段。司徒夜阑与曲延已经震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陈超,似乎在说:“晨星一直这样强?”陈超并没有说话,只是抖了抖肩,算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秦晴已经惊呼出声,她很清楚这样的场面如果是她自己,是完全无法处理的,转过身去问道:“陈超,晨星的实力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强大了?”

陈超则是回答道:“秦老师,话说我也是炎院的天才机甲驾驶员,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对晨星言听计从吗?私下里我们的对练多到你无法想象,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就强到离谱,不过今天这个场面,确实有些过分了。”

秦晴没有继续追问,因为她已经开始盘算该教训晨星,即便是经历过上次的交谈,晨星依旧对自己隐瞒了实力。

赛场之上,依旧是落针可闻,但片刻之后,便被晨星拖行在地上的长刀发出的刺耳噪音破坏,前行几步走向了唯一一架还没有被宣布淘汰的机甲,晨星就那样看似毫无防备的站在了对方面前。

“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你一直以来的自信受到了打击,作为北极熊的队长,你的机甲操控技术一直以来都让你无往不利。可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给我吗?不要着急回答,听听我的看法。”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晨星没有让对方说话,而是继续说道:“在寻常人的眼中,机甲驾驶员或许就是身体好一些,训练刻苦一些,再有一点天赋便可以。可是他们不知道,那是一种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为了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有多少人洁身自律,终身滴酒不沾,而你,包括你们新西伯利亚的诸多机甲战士,却将饮酒作为了生活必须,这使得你们的神经系统受到损伤,所以才会让你们反应迟钝且易怒。如果你能听从你们教练的话,按部就班的执行教练的战术安排,或许你们还有一丝战胜我的希望,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仿佛是受到了晨星言语的刺激,北极熊场上剩下的唯一一名队员,也就是他们的队长不顾一切的从队友机甲的身体上抽出了巨剑,口中高喊着“我不信”,手中的长刀便挥向了晨星。

观众无法听到晨星对对方说了什么,可场地之中传出的那声脆响却清晰可闻,威势惊人的巨剑被伊特格里森之星举重若轻的捏住了剑刃,再也无法前进半分,北极熊的选手又几次尝试了继续用力或是抽出,除了让伊特格里森之星的手臂轻微晃动几下,便再也没有了其他作用。

面对着已经失去斗志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对手,晨星冰冷的声音再次从伊特格里森之星中传出。

“在你的眼中,现在的我是不是不可战胜的强大存在?如果是,那只能说明你的眼界太低。我曾经驾驶着比伊特格里森之星性能强大十倍的机甲全力挥出过一击,却被对手用血肉之躯接下,如果说强大,那才是真正的强大!”

北极熊战队的四名战士第一时间便从左侧出口冲出,开启了高速奔行模式冲向晨星一方的营地。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了机炮的射程之内,但却惊讶的发现机炮之上并没有射手存在。

解说席上,唐尼在将晨星的专访影像准备妥当之后,重新回到了解说台上,身旁依旧是尼莫。

唐尼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如果非要形容,那便是有些不解眼前看到的一切。在先前的选手亮相之中,唐尼已经清楚了炎院队伍派出的阵容,射手司徒夜雨,辅助韩心若,以及速度型的方梓玉。本以为晨星会安排什么特殊的战术,可场上的局面却让唐尼的嘴炮暂时哑火。

谢诗琦的形象非常好,这也是一直以来他与人交流的不二法宝,良好的第一印象总是可以带来理想的结果。微微欠身,谢诗琦伸出右手说道:“您好,帕琴科先生,我叫谢诗琦,是炎黄军事学院晨星战队的教练,偶尔也客串一下外交官的角色。”

帕琴科不知所措的与谢诗琦握了握手,问道:“幸会,您找我有什么事?”

同样的笑容,出现在晨星脸上是坏笑,出现在陈超脸上是猥琐,出现在司徒夜雨脸上是狡猾,可出现在谢诗琦的脸上,便是春风和煦,阳光灿烂。简单的说明了来意,谢诗琦与帕琴科一同坐到了大荧幕之前。

帕琴科显然是对谢诗琦的来意动了心,可却不够坚定,有着诸多的顾虑。谢诗琦看在眼中也没有说破,只是叫对方一同观看比赛。

赛场之上,赛前准备已经就绪,双方选手就位,比赛正式开始。

身后突然出现的问候让帕琴科回过神来,转身一看,是一名打扮帅气,人也帅气的共和国人。帕琴科对这个人有印象,因为这人多次与晨星战队共同进餐,但帕琴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于是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在与我说话?”

……

赛场之上,本应蓄势待发的机炮此刻正孤零零的站在原地,耷拉着脑袋仿佛没有了力气。防守方的营地之中,三架有着明显女性特征的机甲正坐在原地闲聊,似乎是很开心的事情,因为不时有机甲做出掩嘴娇笑的动作,这是机甲内选手的动作导致。只有晨星一人手持剑盾站在北极熊选择的冲锋路线前,那气势,堪称一夫当关。

唐尼没有忘记自己与晨星的约定,开始绞尽脑汁的带领带动观众的情绪,试图让观众对晨星这样的行为产生愤怒。尼莫在一旁眨着大眼睛憋着笑,看着唐尼那难受的表情,尼莫知道这不是被晨星气的,而是唐尼内心很想赞扬晨星,嘴上却不得不说出贬低晨星的话,这是难受的。

回头看向准备区中的四架机甲,帕琴科的心彻底冷了下去。舍瓦最终还是没有听从帕琴科的建议,挂载上那些特殊功能的器械,四架机甲威风凛凛的走进了选手通道,就如同即将驰骋沙场的勇士。可帕琴科知道,这将会是一场惨败。

与此同时,在炎黄军事学院晨星战队的准备区域中,谢诗琦正与晨星一同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并不时进行交流。交流的内容竟然就是关于北极熊的机械师简教练——帕琴科。

逐渐长大的帕琴科在机甲维修的领域显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远比与他同龄的所有人都优秀,但由于私生子的身份,这份天赋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度过了幼年,又经历了少年,帕琴科有过无数的闪光点,比起家族中其他安歇已经被新西伯利亚统治者承认的庸才,帕琴科却依旧是一个小小的维修工。如今的帕琴科已经年近三十,是一个男人人生中最好的时光。这个年纪的男人,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同时激情还没有退散,正是做出一番事业的时候。纪元巧合之下,帕琴科也得到了这样一个机会,那便是成为了北极熊战队的维修师兼教练。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是那名老管家弥留之际为他争取的,因此帕琴科分外珍惜。但无奈的是,帕琴科无法指挥动北极熊的选手。

……

“为人不错,专业能力也值得称道,而且怀才不遇,应该可以争取。”晨星合上了手中的资料,对谢诗琦说道。

谢诗琦赞同的点了点头,回答道:“他应该能符合你的要求,但我无法保证这是最好的一个,毕竟信息有限,我也只能做到这样。”

阅读星晨乱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